Menu

回归A股之前的最后博弈,广州农商行挑战投资者的底线?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1/01/04 Click:133

目前正值广州农商行回A股关键时期。

通常而言,如果地区经济出现恶化,那么对应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一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当然由于农商行系统的历史包袱一般较重,那么规模位居前列的广州农商行在资产质量方面理应有更多期待?

据了解,广州农商行由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进行改制而来。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商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正式挂牌上市,成为广州第一家上市的银行机构,也是广东第一家上市的地方性银行机构。

高管频频落马

近年来,广州农商行董事长和副行长相继“落马”。

2020年7月,根据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官微“广州检察”披露,日前,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广州农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市管副局级)以涉嫌受贿罪予以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办理中。

3月底,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日前,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广州市正局级)以涉嫌受贿罪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继曝出多位高管被查后,广州农商行近日又陷入了信托违约风波。据近日ST中捷发布的公告,其收到广州农商行函件,因25亿元信托出现违约,广州农商行要求各债务人承担偿付贷款本金25亿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责任。

而从经营状况来看,该行业绩情况也不太理想。2020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营业收入117.94亿元,同比增长9.2%,银行净利润同比减少14.09%;截至6月末,不良贷款为1.84%。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末广州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41%,和去年末相比减少0.55个百分点。而据公告,该行三季度末这一数字继续降至8.63%,补充资本金显得较为紧迫。

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制造业等行业不良率大幅上升

2019年以来广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恶化趋势显得较为明显,不良贷款率由1.27%上升至1.73%、逾期贷款率由2.24%上升至2.96%,关注贷款率则由2.58%大幅上升至3.11%。

具体来看,广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恶化主要体现在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第一产业等四大领域。

其中,(1)制造业贷款不良率由2018年的0.84%大幅升至3.63%(不良贷款金额由2.49亿元升至13亿元);(2)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贷款不良率则由0.77%飙升至6.97%(不良贷款金额由1.02亿元升至8.10亿元);(3)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贷款不良率则由2018年的1.97%大幅升至3.18%,不良贷款规模从9.63亿元升至19.88亿元;(4)农、林、牧、渔业的不良贷款率则由1.17%飙升至10.89%,不良贷款规模由1.02亿元大幅升至10.15亿元。

除以上公司贷款外,一般零售贷款与票据贴现资产质量较高的行业特征在广州农商行身上并没有体现,除个人按揭贷款外,广州农商行其余类别的零售贷款资产质量均不理想。

回归A股,听上去很美

对于广州农商行所出现的种种资产质量问题,和其控股的三家农商行有撇不清的关系。

广州农商行始于之前的广州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7年底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召开全省加快组建农商银行工作动员大会,通过引进广州农商行作为战略投资者,来改制各家农信社,以帮助其化解历史包袱,这意味着广东省政府借助于广州农商行来实现地方农信社改制的初衷很可能也是前者资产质量有所恶化的最大原因。

截止目前,广州农商行已分别控股潮州农商行(57.72%)、株洲珠江农商行(51%)、南雄农商行(51%)等三家农商行,这种模式无疑在帮助广州农商行进一步做大的同时,也在增加广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压力,而广州农商行致力于成立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目的可能也与此有密切关系。

不过当前在回归A股的过程中,广州农商行面临的压力并不小。